韦晓亮:智课,一直用科技主义和人文情怀做国际教育

  • 来源 产业经济在线
  • 作者
  • 日期 2018-04-05 12:39
     文章原标题为“改变'掮客式'生意”,载于《IT经理世界》2018年4月5号刊,总第481期,为该期封面文章。(作者/贺文)

     今年春节,包括韦晓亮在内的智课教育老师,都收到了一份格外有意义的新春礼物——他们的学员Sherry被芝加哥大学录取的通知书。
 
     “等”到这份录取通知书,对韦晓亮来说,并不意外。在此之前,智课教育学员的出国留学名单上已经有了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斯坦福大学、康奈尔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等等。专注于美国留学一站式服务的智课教育,用四年时间种下的一批出国留学的“种子”,正在一颗颗萌芽、破土、钻出地面。
   
     与市面上流行的“临门一脚”的留学中介,以及“短训”提分式的留学培训机构不同,智课教育拒收当季申请留学的学员。他们绝大部分的学生都是长线生源,即初三一毕业就进入智课教育,为了申请他们梦想中的美国好大学,而开始和智课教育“在一起”的长线三年的留学规划、每周递进的辅导和学习。
     韦晓亮,智课教育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自称“痛恨中介”,在他眼里,挖掘、包装出国留学学生,是中介干的事,而智课教育做的是“塑造”。他说,希望智课教育能够给到学员的,不只是一张去往海外优秀大学的“船票”。
   
     他和智课教育更大的野心是,“要全面改造留学咨询这个行业”。韦晓亮甚至认为“(掮客式的)留学中介应该消失”,占领这个市场的应该是“真正高质量的、长线的,以学生学习提升、人格及能力塑造为核心的高端留学咨询业务”,因为这是市场的痛点,是家长的刚需。
   
     韦晓亮他们做的是“顺势而为”的事。中介价值逐渐降低,已经是国内出国留学服务行业正在发生的变化。
   
     以中介业务起家的留学中介老牌机构,如金吉列、启德教育等,已经在主动求变,积极整合产业链,以留学中介为基础,将业务拓展至语言培训、游学、出国后市场、职业规划、图书出版等领域,打造一站式留学服务机构。
 
      随着互联网技术深入行业,互联网科技与留学服务的化学反应正在发生。通过互联网技术,不只是简单地完成留学供需信息的撮合对接,如何从之前传统的撮合式中介(卖生源),转型到更加的个性化、精细化、智能化、可规模化的留学服务(做服务做产品),是包括智课教育在内的机构试图去探索的留学服务的未来。
 
     不止于一张“船票”
     为什么把留学指导拉到三年这么长的“战线”?这是韦晓亮常被媒体问到的关于智课留学服务产品的问题。包括新东方的出国留学产品也主要是半年左右的短期培训,在出国留学考试前6个月集中对学员做培训辅导。智课的留学服务,看上去不过是“留学+语(言)培(训)”的综合加长版。
   
     韦晓亮反对这种认知。他坚信,“让学生能够真正的了解自己,塑造这个学生,提升他的自我认知,并且让他能够真正达到美国大学offer的标准,而不只是拿到它的录取通知书”,需要这样长的时间去培养和塑造。
   
     在韦晓亮看来,他们与留学培训机构和留学中介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于服务理念:智课教育是把人才按照国际化人才的标准来培养,培养他的素质和能力,他们中的一些人选择了出国去读大学、出国去读高中、出国去读研究生,这是“赋能型的教学”,学生获得的是“学习力”,是能力的提升,而非仅仅是“考分的提高”。
   
     智课将学生留学能力的提高分为软硬两种实力,前者包括学生在合作与沟通、领导与组织,以及时间管理等方面的八项能力,后者则包括学生的批判性写作能力、口语交流能力,以及对院校和专业的信息收集能力。
 
      例如,区别于只看院校排名的选校模式,智课会对学生进行职业测试和性格测试,结合学生的兴趣倾向、自身意愿以及位置、收费就业等因素,制定全面的个人成长方案;再通过调研的方式将择校转变成一种主动学习的过程。
   
     这样的教学理念,自然而然引出了智课不同的教学模式和产品,用韦晓亮的话说,他们非常强调“陪伴式教学”。他详细地介绍了智课教育“11人导师团”构成:4个知识点课程的顶尖专家,学生可以在线上跟随这些专家反复学习这些知识点;5个VIP面授老师,线下的面对面辅导;还有一位教学规划师,在整个学习过程中帮助学生规划他的学习节奏;另有一位外教,远程批改学生的作文。
   
     智课的产品是“线上线下融合式”的翻转课堂形式。韦晓亮介绍,目前智课教育的学员达到了98%的提分率以及64%的老客户推荐率,远远超过传统培训机构。智课教育“线上线下融合式”的产品,使得整个教学过程得以更多的精细化,让老师可以把更多的精力用于观察、教学和服务学员上,而不是填鸭式的教学。
   
     韦晓亮强调,智课教育的“长线”指导训练,并非只是简单地把教学周期拉长,而是有产品支撑的、对学员能力的渐进式培训。智课已经研发了12个级别,从听、说、读、写,初级、中级、高级三个分册12个级别的课程体系,按照这个课程体系,智课每周对学生进行相应能力的训练。而待到通过出国考试,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接下来,智课教育还会研发“学科”。韦晓亮解释,不光是针对海外大学的学科设置,比如针对学经济学专业的学员,智课的老师会带着学员辅导宏观的经济学原理,微观的财务管理。再比如学员将来想读心理学,在确定专业之初,智课会先和学员一起研究,心理学是什么、什么人适合读心理学,第二步心理学将来开哪些课程,第三步心理学将来要去从事哪些职业,这些职业都分别对应了哪些行业。这些关于专业和职业方面的课程训练,也是智课要长线规划、以每周为单位来递进训练学员的。
 
     走向规模化
     智课对于留学行业的影响,不仅仅是革新留学教育服务的理念,更是尝试将服务尽可能的产品化、标准化、可复制,打造留学教育服务的“中央厨房”。
 
     在韦晓亮看来,产品化的教育企业最大的特点就在于,要去搭建他的整个产品逻辑的科学性、适用性、个性化程度,这其中包括了每一个知识点的研发,每一个教材的研发,每一个老师服务模块的标准化。
   
     “就好比麦当劳绝对是一个产品型的快餐店,星巴克也是一个产品型的咖啡厅,海底捞其实也是一个产品型的火锅店,商业的本质在于可复制,而可复制的前提是要有极强的体系性,而所谓体系就是标准化程度,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你给客户的是个性化的服务。”韦晓亮进一步阐释。他和智课教育坚信,“中央厨房式”的教育企业是能够做大的,因为它是先做强再做大,最终才有可能做久。
   
     智课Smart学习系统,就是韦晓亮所说的“教育产品化”的一种呈现:能够更便捷地让教学过程可视化,让留学辅导过程可视化,让人更多的利用系统去做精细化的、对学生的个性化的观察,个性化的指导和服务,而不是干一些机械式的重复性的工作,这就是系统的作用。
   
     基于智课自主研发的知识图谱,Smart系统把每一个知识点串联起来,提供配套课程、练习题目及权威诊断和讲解,形成一个包括“学、练、改、测、评”五步的动态学习闭环,帮助学生掌握科学的学习方法,挖掘其学习动力,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从而实现学习效果的提升。
 
     韦晓亮介绍,整个投入1.6亿的智课Smart大系统,分成了Smart教学系统和Smart留学系统,这两大系统目前全都已经就绪。在他看来,智课的这套Smart系统“不是简单的软件,内容在里面,机器批改算法在里面,教务管理系统模块在里面,任务管理引擎在里面,大数据知识图谱也在里面,它就是开办一所学校背后所需的整个课程和系统”,韦晓亮将这个系统比作“留学教育服务的安卓”。
 
     目前这套系统中的Smart教学系统已经陆续免费开放给很多二、三、四线城市的小培训机构使用。韦晓亮认为,大机构是靠品牌,小机构是靠美誉度立身,很多小机构希望把事做精,反倒使得他们对智课这类系统诉求更高。
   
     韦晓亮还透露,智课Smart留学系统预计在今年底海外升学季来临时对外开放,在这期间,系统在出国留学考试的课程内容库已经相当丰满的基础,还将在院校库、专业库等纬度上进一步丰满。
 
     市场会越来越大
     作为留学的“前站”,游学领域已经炙手可热,无论是游学还是留学,低龄化已然是趋势,旺盛的市场需求正在从一线城市往二三四线城市蔓延。用韦晓亮的话说,这个市场“已经非常成熟”,“成熟到了目前就是拼谁做的好,而不是你有就行”的地步。
   
     从出国留学考试,到高端留学咨询,再到海外后服务,韦晓亮和智课教育认为,现在是时候将智课在留学教育服务的经验“复制”输出了,智课Smart教学系统的开放是第一步。
   
     今年,智课教育会在全国各地的智课线下中心发力布局留学咨询业务,将他们四年半指导超过300个成功留学案例的经验,通过“系统化”的方式来对外赋能。同时,已经低调运作一年有余的海外后服务,已经通过在美国开张运营的波士顿和纽约两个线下中心落地,往后延伸了智课整个服务链条。韦晓亮透露,伦敦、温哥华的海外线下中心已经在筹备中。
   
     “以前智课只有一条腿(出国考试),现在这两条腿(高端留学咨询,长线的海外后服务)都要粗壮起来。”韦晓亮感觉智课有点像罗大佑、周杰伦这种作词作曲型的选手,非常偏后台(强调内容研发和教研,留学指导的研发),现在要走到前台来唱歌。

【版权提示】产业经济在线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Copyright © 2002-2017 CHJZX. 产业经济在线 版权所有

韦晓亮:智课,一直用科技主义和人文情怀做国际教育

产业经济在线2018-04-05 12:39

     文章原标题为“改变'掮客式'生意”,载于《IT经理世界》2018年4月5号刊,总第481期,为该期封面文章。(作者/贺文)

     今年春节,包括韦晓亮在内的智课教育老师,都收到了一份格外有意义的新春礼物——他们的学员Sherry被芝加哥大学录取的通知书。
 
     “等”到这份录取通知书,对韦晓亮来说,并不意外。在此之前,智课教育学员的出国留学名单上已经有了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斯坦福大学、康奈尔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等等。专注于美国留学一站式服务的智课教育,用四年时间种下的一批出国留学的“种子”,正在一颗颗萌芽、破土、钻出地面。
   
     与市面上流行的“临门一脚”的留学中介,以及“短训”提分式的留学培训机构不同,智课教育拒收当季申请留学的学员。他们绝大部分的学生都是长线生源,即初三一毕业就进入智课教育,为了申请他们梦想中的美国好大学,而开始和智课教育“在一起”的长线三年的留学规划、每周递进的辅导和学习。
     韦晓亮,智课教育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自称“痛恨中介”,在他眼里,挖掘、包装出国留学学生,是中介干的事,而智课教育做的是“塑造”。他说,希望智课教育能够给到学员的,不只是一张去往海外优秀大学的“船票”。
   
     他和智课教育更大的野心是,“要全面改造留学咨询这个行业”。韦晓亮甚至认为“(掮客式的)留学中介应该消失”,占领这个市场的应该是“真正高质量的、长线的,以学生学习提升、人格及能力塑造为核心的高端留学咨询业务”,因为这是市场的痛点,是家长的刚需。
   
     韦晓亮他们做的是“顺势而为”的事。中介价值逐渐降低,已经是国内出国留学服务行业正在发生的变化。
   
     以中介业务起家的留学中介老牌机构,如金吉列、启德教育等,已经在主动求变,积极整合产业链,以留学中介为基础,将业务拓展至语言培训、游学、出国后市场、职业规划、图书出版等领域,打造一站式留学服务机构。
 
      随着互联网技术深入行业,互联网科技与留学服务的化学反应正在发生。通过互联网技术,不只是简单地完成留学供需信息的撮合对接,如何从之前传统的撮合式中介(卖生源),转型到更加的个性化、精细化、智能化、可规模化的留学服务(做服务做产品),是包括智课教育在内的机构试图去探索的留学服务的未来。
 
     不止于一张“船票”
     为什么把留学指导拉到三年这么长的“战线”?这是韦晓亮常被媒体问到的关于智课留学服务产品的问题。包括新东方的出国留学产品也主要是半年左右的短期培训,在出国留学考试前6个月集中对学员做培训辅导。智课的留学服务,看上去不过是“留学+语(言)培(训)”的综合加长版。
   
     韦晓亮反对这种认知。他坚信,“让学生能够真正的了解自己,塑造这个学生,提升他的自我认知,并且让他能够真正达到美国大学offer的标准,而不只是拿到它的录取通知书”,需要这样长的时间去培养和塑造。
   
     在韦晓亮看来,他们与留学培训机构和留学中介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于服务理念:智课教育是把人才按照国际化人才的标准来培养,培养他的素质和能力,他们中的一些人选择了出国去读大学、出国去读高中、出国去读研究生,这是“赋能型的教学”,学生获得的是“学习力”,是能力的提升,而非仅仅是“考分的提高”。
   
     智课将学生留学能力的提高分为软硬两种实力,前者包括学生在合作与沟通、领导与组织,以及时间管理等方面的八项能力,后者则包括学生的批判性写作能力、口语交流能力,以及对院校和专业的信息收集能力。
 
      例如,区别于只看院校排名的选校模式,智课会对学生进行职业测试和性格测试,结合学生的兴趣倾向、自身意愿以及位置、收费就业等因素,制定全面的个人成长方案;再通过调研的方式将择校转变成一种主动学习的过程。
   
     这样的教学理念,自然而然引出了智课不同的教学模式和产品,用韦晓亮的话说,他们非常强调“陪伴式教学”。他详细地介绍了智课教育“11人导师团”构成:4个知识点课程的顶尖专家,学生可以在线上跟随这些专家反复学习这些知识点;5个VIP面授老师,线下的面对面辅导;还有一位教学规划师,在整个学习过程中帮助学生规划他的学习节奏;另有一位外教,远程批改学生的作文。
   
     智课的产品是“线上线下融合式”的翻转课堂形式。韦晓亮介绍,目前智课教育的学员达到了98%的提分率以及64%的老客户推荐率,远远超过传统培训机构。智课教育“线上线下融合式”的产品,使得整个教学过程得以更多的精细化,让老师可以把更多的精力用于观察、教学和服务学员上,而不是填鸭式的教学。
   
     韦晓亮强调,智课教育的“长线”指导训练,并非只是简单地把教学周期拉长,而是有产品支撑的、对学员能力的渐进式培训。智课已经研发了12个级别,从听、说、读、写,初级、中级、高级三个分册12个级别的课程体系,按照这个课程体系,智课每周对学生进行相应能力的训练。而待到通过出国考试,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接下来,智课教育还会研发“学科”。韦晓亮解释,不光是针对海外大学的学科设置,比如针对学经济学专业的学员,智课的老师会带着学员辅导宏观的经济学原理,微观的财务管理。再比如学员将来想读心理学,在确定专业之初,智课会先和学员一起研究,心理学是什么、什么人适合读心理学,第二步心理学将来开哪些课程,第三步心理学将来要去从事哪些职业,这些职业都分别对应了哪些行业。这些关于专业和职业方面的课程训练,也是智课要长线规划、以每周为单位来递进训练学员的。
 
     走向规模化
     智课对于留学行业的影响,不仅仅是革新留学教育服务的理念,更是尝试将服务尽可能的产品化、标准化、可复制,打造留学教育服务的“中央厨房”。
 
     在韦晓亮看来,产品化的教育企业最大的特点就在于,要去搭建他的整个产品逻辑的科学性、适用性、个性化程度,这其中包括了每一个知识点的研发,每一个教材的研发,每一个老师服务模块的标准化。
   
     “就好比麦当劳绝对是一个产品型的快餐店,星巴克也是一个产品型的咖啡厅,海底捞其实也是一个产品型的火锅店,商业的本质在于可复制,而可复制的前提是要有极强的体系性,而所谓体系就是标准化程度,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你给客户的是个性化的服务。”韦晓亮进一步阐释。他和智课教育坚信,“中央厨房式”的教育企业是能够做大的,因为它是先做强再做大,最终才有可能做久。
   
     智课Smart学习系统,就是韦晓亮所说的“教育产品化”的一种呈现:能够更便捷地让教学过程可视化,让留学辅导过程可视化,让人更多的利用系统去做精细化的、对学生的个性化的观察,个性化的指导和服务,而不是干一些机械式的重复性的工作,这就是系统的作用。
   
     基于智课自主研发的知识图谱,Smart系统把每一个知识点串联起来,提供配套课程、练习题目及权威诊断和讲解,形成一个包括“学、练、改、测、评”五步的动态学习闭环,帮助学生掌握科学的学习方法,挖掘其学习动力,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从而实现学习效果的提升。
 
     韦晓亮介绍,整个投入1.6亿的智课Smart大系统,分成了Smart教学系统和Smart留学系统,这两大系统目前全都已经就绪。在他看来,智课的这套Smart系统“不是简单的软件,内容在里面,机器批改算法在里面,教务管理系统模块在里面,任务管理引擎在里面,大数据知识图谱也在里面,它就是开办一所学校背后所需的整个课程和系统”,韦晓亮将这个系统比作“留学教育服务的安卓”。
 
     目前这套系统中的Smart教学系统已经陆续免费开放给很多二、三、四线城市的小培训机构使用。韦晓亮认为,大机构是靠品牌,小机构是靠美誉度立身,很多小机构希望把事做精,反倒使得他们对智课这类系统诉求更高。
   
     韦晓亮还透露,智课Smart留学系统预计在今年底海外升学季来临时对外开放,在这期间,系统在出国留学考试的课程内容库已经相当丰满的基础,还将在院校库、专业库等纬度上进一步丰满。
 
     市场会越来越大
     作为留学的“前站”,游学领域已经炙手可热,无论是游学还是留学,低龄化已然是趋势,旺盛的市场需求正在从一线城市往二三四线城市蔓延。用韦晓亮的话说,这个市场“已经非常成熟”,“成熟到了目前就是拼谁做的好,而不是你有就行”的地步。
   
     从出国留学考试,到高端留学咨询,再到海外后服务,韦晓亮和智课教育认为,现在是时候将智课在留学教育服务的经验“复制”输出了,智课Smart教学系统的开放是第一步。
   
     今年,智课教育会在全国各地的智课线下中心发力布局留学咨询业务,将他们四年半指导超过300个成功留学案例的经验,通过“系统化”的方式来对外赋能。同时,已经低调运作一年有余的海外后服务,已经通过在美国开张运营的波士顿和纽约两个线下中心落地,往后延伸了智课整个服务链条。韦晓亮透露,伦敦、温哥华的海外线下中心已经在筹备中。
   
     “以前智课只有一条腿(出国考试),现在这两条腿(高端留学咨询,长线的海外后服务)都要粗壮起来。”韦晓亮感觉智课有点像罗大佑、周杰伦这种作词作曲型的选手,非常偏后台(强调内容研发和教研,留学指导的研发),现在要走到前台来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