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古开今 ——河北曲阳雕刻产业发展的未来走向

  • 来源 产业经济在线
  • 作者 陈培一
  • 日期 2018-04-10 20:15
     作为中国北方雕刻产业的重镇,中国北派雕刻艺术的发祥地和传播中心,河北曲阳的雕刻艺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而且形式多样,语言丰富,门类众多。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曲阳的雕刻历史,可以说:萌芽于商周,起源于秦汉,形成于北朝,成熟于宋元,变革于明清,再造于民国,鼎盛于当下。
一、曲阳雕刻的传统
     那么,回顾自商周以来的这三千多年的岁月,曲阳的雕刻或者雕塑艺术,主要有哪几个方面的传统?明确这一点,对以后艺术家的创作,对以后石雕产业的发展,都极为重要。可以说曲阳的雕刻传统,不仅历史悠久,而且是多源流、多文化、多样式的。

     1、源自尧舜禹时期的实用器物传统,以磨制石器为主,以陶器烧制为次。以曲阳晓林乡钓鱼台遗址出土的石磨盘、石磨棒等器物为标志。

     2、源自商周时期的墓葬石俑传统。以动物雕刻为主,人物雕刻为次。以在中原文化主导下产生的河南安阳殷墟墓葬遗址出土的石牛等器物为标志,其石材可能来自曲阳黄山。

     3、源自春秋战国时期的墓葬仪石雕刻传统。以石构建筑为主,人物为次。以在河北灵寿中山国故都遗址出土的守丘刻石为标志,是自陕北榆林东迁到定州一带的白狄族所建立的中山国文化主导下产生的。

     4、源自春秋战国时期的装饰雕刻传统。以宴享器物为主。以河北灵寿中山国故都遗址出土的石刻六博棋为标志。

     5、源自北魏的建筑雕刻传统。以土木建筑的装饰构造为主。以受中原农耕文明影响下的曲阳北岳庙前的石牌坊残存构件为标志。

     6、源自北朝的佛教造像传统。以寺庙雕刻为主,以石窟造像为辅。以受北方游牧民族狩猎文化影响下的曲阳修德寺出土的北朝佛造像为标志。佛教本来就是源自印度的外来文化,而在北齐之时又受到西方后希腊化艺术的影响。

     7、源自五代宋初的定瓷雕刻传统。以人物雕塑为主,动物雕塑为次。以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宋代定瓷《孩儿枕》为标志。该作品是中国陶瓷史、中国工艺美术史、中国美术史绕不开的巅峰作品。

     8、源自民国初年的仿古雕刻传统。以佛像仿刻为主,动物雕刻为次。以杨春元及其诸弟子创造的仿古作品为标志。

     9、源自民国时期,受西方现代艺术影响的纪念性雕刻。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篇大作——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汉白玉浮雕为标志。

     10、源自改革开放初期的象牙雕刻与木雕传统。以佛像雕刻为主,动物雕刻为次。以卢进桥创作的早期象牙和木雕作品为标志。

     11、源自改革开放初期的城市雕塑加工传统。以承揽加工为主,以自主设计为次。以北京石景山雕塑公园的石雕作品为标志。该公园是1984年由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盛杨倡议创建的,作品是由中央美术学院诸多教授创作的,曲阳王台北村王宝庆等工匠加工的。

     12、源自改革开放中期的西洋仿古雕刻传统。以人物雕刻为主,动物雕刻为次,建筑装饰雕刻再次。以甄彦苍早期的仿刻作品为标志。

     13、源自改革开放中期的独立创作传统。以传统题材为主,以当代题材为次,生活题材再次。以杨京川、王树昌、刘同保等人的创作为标志。
二、曲阳雕刻产业的现状
    如今曲阳的雕刻产业,在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种优惠政策的积极扶持下,在中共曲阳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面临着种种发展机遇而呈现出如下的态势:

     1、城市雕塑作品的加工、制作,仍然是业务的主体。围绕着城市雕塑加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服务产业链,形成了一条龙的服务模式。几乎每一个曲阳的雕刻或者雕塑企业都在从事这个业务,也很难说哪一个曲阳人和这项业务绝对没有关系。但是,城市雕塑作品的自行设计创作能力整体看来依然很薄弱,尽管刘同保、刘红立、王京会、和连朝等人为此已经付出了很大努力。

     2、传统雕刻产品,以个体的改良性试验制作为主,已经脱离了传统的审美趣味,呈现出一定的新意。在生产方面,以曲阳县雕塑研究所、曲阳县手工艺研究所为主体,以及个体作坊和家庭企业。

     3、西洋雕刻的仿造,壁炉、罗马柱以及动物雕刻,仍然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党城乡仍然是这个产业的重要基地,以甄彦苍为代表的甄氏家族和他的弟子武士卿为代表的武氏家族仍然是这个产业的主力。

     4、定瓷的恢复生产逐步走向繁荣。以陈文增、蔺占献、和焕为代表的老一代定瓷人,对于定窑瓷器生产的恢复做出了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而定瓷雕塑的生产,以“孩儿枕”的复制生产为主,其他人物或者动物造型的雕塑作品尚在探索中。新一代的定瓷掌门人庞永辉与刘红立、杨跃武的联手,还有高英坡和白耀亮的合作,可能会给定瓷雕塑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5、近二十年来由于城市雕塑加工而兴起的泥塑产业,近年来从江苏宜兴引进的紫砂等陶艺品种,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如王潇笠的紫砂陶艺,马若特的泥塑作品,阎玉伟的粗陶制品,都已经获得了很好的声誉和市场回报。

     6、在生产力和工具方面,电工工具制作、机械工业化生产、电脑编程化雕刻已经成为了主要曲阳雕刻的主要生产方式。纯手工的传统雕刻工具成为了装饰性、点缀性的辅助手段,手工工艺渐趋零落。机械化、批量化、规模化的生产,极大地降低了曲阳雕刻产品的经济附加值和文化艺术价值。

     7、行业协会在曲阳山头林立。多家省级的行业协会,如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雕塑艺术指导委员会、河北省石雕协会、河北省雕塑技能学术委员会及其分支机构陆续驻地曲阳,曲阳县玉雕协会、曲阳县工艺美术学会、曲阳县雕塑学会等行业组织先后成立。这些艺术机构组织,不断地组织各种展览、创作大赛、人才培训和研讨会、论坛等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产业的发展。如这次在北京工艺美术馆博物馆举办的“曲阳县政府与北京工美集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暨北京·曲阳文化旅游推介展”,就是由曲阳县玉雕协会牵线,县政府主导组织运作的展示曲阳雕刻文化、推介曲阳旅游资源、促进曲阳雕刻艺术发展的一个高端合作平台。

     8、学术氛围已经基本形成。总结经验、探讨学理、著书立说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可以说渐已形成了一种风气,创作的意识在不断增强和提高,具有创作意识的队伍在不断扩大。各种形式的论坛、研讨会、高研班、培训班以及展览、大赛的举办,促进了从业人员业务素质和文化素质的提升。
三、曲阳雕塑创作队伍的人才结构
    曲阳从事雕塑创作的人员比较单纯,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层面:

     1、中等以上专科学校的毕业生,以王京会、和连朝、庞永辉为代表,从业人员的数量相对较少。

     2、高等艺术院校的进修生,以武士卿、刘同保、刘红立、高英坡、马若特等为代表,从业人员的数量相对较多。

     3、曲阳雕刻学校的教师和历届毕业的学生基本上成为了创作的主体,从业人员数量最多。教师如王月明、黄志国,毕业生则以曲阳县雕塑研究所的成员韩营祥、何海龙、马腾原、王昭晖、和红茹及孙秀昌、庞少贤等为代表。

     4、民间师徒相承的传人很多,民间潜藏的人才资源非常丰富,其中不乏有高手。如从事传统石雕的刘建庄、刘建春兄弟,还有王芳尔、程浩、郭文佳等人。
四、曲阳雕塑的创作形态
     当前,曲阳雕塑的创作,从创作题材、雕刻手法和材料等多方面综合来看,可以分为如下几种常态。

     1、以传统题材和传统内容为主的石雕,在今天依然是曲阳雕刻的主流,是曲阳雕刻产业的支柱。以刘占法、王树昌、王同锁、杨京川、刘同保等人的作品为代表。

     2、高水平的仿古石雕,虽然是曲阳雕刻的小类,产业人员相对较少,产品数量也不是很高,但是由于保持了较为原始的纯手工技艺,所以是曲阳雕刻之中最受欢迎的品种。以刘建庄、刘金虎、刘建春等人的作品为代表。

     3、改良传统,改变传统的造型与审美趣味,进行诸多方面探索的石雕,是曲阳雕塑的亮点。以王月明、和连朝、和海龙、马腾原、和红茹等人的作品为代表。

     4、新材料的引进、使用与雕刻,如甄彦苍、甄从达、王永超等人,引入了寿山石、岫岩玉、新疆彩玉、砗磲等其他雕刻材料,丰富了曲阳雕刻的品种和艺术形式,是曲阳雕刻的新品类。以田树民、王芳尔、卢改凡等人作品为代表,而杨春则使用废旧轮胎,创作具有环保意味的当代作品,在曲阳雕塑作品中显得有些另类。

     5、铸造、锻造或者焊接等金属工艺成型的雕塑作品,或者将石材与金属或者其他的材料进行构造、嫁接,使曲阳雕刻向当代艺术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也是当代曲阳雕塑的一大特色,以王京会、杨建刚等人的作品为代表。

     6、陶瓷雕塑,既是曲阳雕塑的传统,也是曲阳雕塑的新品类,当然也是曲阳雕塑的重要部分,是曲阳雕塑文化的表征。以陈文增、庞永辉、王潇笠、马若特等人的作品为代表。
五、如何把曲阳的故事讲下去?
     把曲阳的故事接着讲下去,就意味着把曲阳的雕刻传统继承、发扬下去。我以为,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1、立足曲阳,扎根传统。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是传统文化、工艺美术发展的唯一出路。如果不能深深地在传统中扎进去,就不能远远地从传统中打出来。就目前来看,曲阳雕刻艺人对于曲阳雕塑艺术传统的继承,不是太多了,而是还远远的不够,下的力气和功夫还不够大。

     2、正确地认识传统,批判地学习传统,认真地继承传统,是当务之急。对于传统,“十分学七要抛三”,不要一股脑的全面继承,更不要全盘否定。要把心胸和眼界打开,要放眼看世界,要和当下的世界接轨,与时代的文化结合,与时代的精神结合。历史证明,所有的文化传统都是动态的,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每个时代都在融入新的东西,发生不同的变化,都在形成新的传统。

     3、本土文化为主导,应该是曲阳雕刻的创作主题。挖掘、表现曲阳乃至保定一带的历史、文化、民俗等题材,应该是曲阳雕塑艺术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曲阳的雕刻技术、塑造手段,只有表现曲阳的文化才有意义。因为,只有文化强大起来,其载体才能够立得起来。也只有把曲阳文化的品牌打出去,才能把曲阳的艺术品牌立起来,也才能树立曲阳人的文化自信。目前,在这个方面的表现是极为薄弱的,几乎是空白。

     4、重修界定曲阳雕塑或者雕刻,扩大曲阳雕塑的文化影响力。所谓“曲阳文化、曲阳工、曲阳料”,应该是未来发展的主导方向。“曲阳文化”塑造灵魂,“曲阳工”制作成型,“曲阳料”为物质载体,这三位一体的有机结合,是曲阳雕塑艺术本土特色品牌确立的保障,也是极为关键性的因素。
六、曲阳雕塑产业发展的未来方向
     历经数千年不断演变的曲阳雕塑产业发展到了今天,不断面临着种种新的发展机遇。所以,辨清方向、选择正确的道路对未来的发展极为重要。当然,这个产业发展的方向也是一个多方面协调配合的综合保障性结果。

     1、保证产业的整体协调性。呼吁中共曲阳县委、县政府要宏观地把握全局,进一步加大对产业的扶植力度,加强对行业的管理力度,要对所有的艺术组织机构实行属地管理,把各方面的力量拧成一股绳,更好地为产业的发展服务。

     2、保证雕刻市场的有序性。呼吁中共曲阳县委、县政府要加强对市场的引导。面对不景气的市场,面对混乱、无序、不正当的竞争,要倡导行业自律,倡导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要提倡雕刻市场细分,根据企业的技术资源优势,进行合理的生产分工,做到产品生产的专业化、单一化、精细化,产品营销的统一化、规模化和品牌化。针对市场需求而定向生产、集中生产,满足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

     3、保证创作设计的独立性。要提倡、鼓励自主设计、自主研发,提高曲阳人独立创作、独立设计的能力,尽快补齐这个短板。这是曲阳雕刻产业谋求更大发展所必须要面对的严峻问题。只有做到了独立设计、独立创作,解决了这个制约发展的瓶颈问题,才能彻底摆脱“城市雕塑加工基地”的低端产业困境,从而走向高产品附加值、高艺术品位、高社会影响力的高端市场坦途。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有多条,最可行、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加强各企业之间的横向联合,做到资源共享,为创意、设计埋单,不是抱团取暖,而是要抱成一团打出去。

     4、保证企业转型的正确性。企业的转型,产品的升级换代,是所有传统文化艺术产业都必须面对的社会形势和发展趋势。而曲阳雕刻产业的转型更为严重,可谓势在必行,已经到了不得不转的地步。转型则生,不转则死。那么,曲阳雕刻产业的发展往何处转型?我认为,这个转型一定要务实,要接地气,不能唱高调。必定要向生活化、小型化、家庭化、实用化的方向发展。要满足当代人生活的不同需要,生产便于携带的形体小、分量轻、具有家庭环境针对性的文创产品,是个很有前途的发展方向。高英坡、和连朝、和海龙等人就是这个方面的表率,他们在这个方面做出了积极的、可贵的探索。

     5、保证企业生产的有效性。所谓生产的有效,就是要把生产的产品卖出去,还要卖出一个好的价格,不是仅仅扩大生产规模,生产质量不高的作品而低价倾销,而是要手工制作出高端化精品,成为走进家庭的艺术收藏品,应该是未来曲阳雕刻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的着力点。

     那么,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在思考曲阳雕刻产业未来发展方向的同时,我们一定要认真地思考来自西方工业革命影响下的百年工业化、规模化的生产模式,对我们这个古老的农耕民族究竟带来了什么?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及其产业究竟如何才能保证其源源不断的旺盛的生命力?
(作者:陈培一,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第三届秘书长、《中国雕塑年鉴》原执行主编、《雕塑》杂志原副主编)

 

【版权提示】产业经济在线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Copyright © 2002-2017 CHJZX. 产业经济在线 版权所有

继古开今 ——河北曲阳雕刻产业发展的未来走向

产业经济在线2018-04-10 20:15

     作为中国北方雕刻产业的重镇,中国北派雕刻艺术的发祥地和传播中心,河北曲阳的雕刻艺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而且形式多样,语言丰富,门类众多。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曲阳的雕刻历史,可以说:萌芽于商周,起源于秦汉,形成于北朝,成熟于宋元,变革于明清,再造于民国,鼎盛于当下。
一、曲阳雕刻的传统
     那么,回顾自商周以来的这三千多年的岁月,曲阳的雕刻或者雕塑艺术,主要有哪几个方面的传统?明确这一点,对以后艺术家的创作,对以后石雕产业的发展,都极为重要。可以说曲阳的雕刻传统,不仅历史悠久,而且是多源流、多文化、多样式的。

     1、源自尧舜禹时期的实用器物传统,以磨制石器为主,以陶器烧制为次。以曲阳晓林乡钓鱼台遗址出土的石磨盘、石磨棒等器物为标志。

     2、源自商周时期的墓葬石俑传统。以动物雕刻为主,人物雕刻为次。以在中原文化主导下产生的河南安阳殷墟墓葬遗址出土的石牛等器物为标志,其石材可能来自曲阳黄山。

     3、源自春秋战国时期的墓葬仪石雕刻传统。以石构建筑为主,人物为次。以在河北灵寿中山国故都遗址出土的守丘刻石为标志,是自陕北榆林东迁到定州一带的白狄族所建立的中山国文化主导下产生的。

     4、源自春秋战国时期的装饰雕刻传统。以宴享器物为主。以河北灵寿中山国故都遗址出土的石刻六博棋为标志。

     5、源自北魏的建筑雕刻传统。以土木建筑的装饰构造为主。以受中原农耕文明影响下的曲阳北岳庙前的石牌坊残存构件为标志。

     6、源自北朝的佛教造像传统。以寺庙雕刻为主,以石窟造像为辅。以受北方游牧民族狩猎文化影响下的曲阳修德寺出土的北朝佛造像为标志。佛教本来就是源自印度的外来文化,而在北齐之时又受到西方后希腊化艺术的影响。

     7、源自五代宋初的定瓷雕刻传统。以人物雕塑为主,动物雕塑为次。以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宋代定瓷《孩儿枕》为标志。该作品是中国陶瓷史、中国工艺美术史、中国美术史绕不开的巅峰作品。

     8、源自民国初年的仿古雕刻传统。以佛像仿刻为主,动物雕刻为次。以杨春元及其诸弟子创造的仿古作品为标志。

     9、源自民国时期,受西方现代艺术影响的纪念性雕刻。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篇大作——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汉白玉浮雕为标志。

     10、源自改革开放初期的象牙雕刻与木雕传统。以佛像雕刻为主,动物雕刻为次。以卢进桥创作的早期象牙和木雕作品为标志。

     11、源自改革开放初期的城市雕塑加工传统。以承揽加工为主,以自主设计为次。以北京石景山雕塑公园的石雕作品为标志。该公园是1984年由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盛杨倡议创建的,作品是由中央美术学院诸多教授创作的,曲阳王台北村王宝庆等工匠加工的。

     12、源自改革开放中期的西洋仿古雕刻传统。以人物雕刻为主,动物雕刻为次,建筑装饰雕刻再次。以甄彦苍早期的仿刻作品为标志。

     13、源自改革开放中期的独立创作传统。以传统题材为主,以当代题材为次,生活题材再次。以杨京川、王树昌、刘同保等人的创作为标志。
二、曲阳雕刻产业的现状
    如今曲阳的雕刻产业,在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种优惠政策的积极扶持下,在中共曲阳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面临着种种发展机遇而呈现出如下的态势:

     1、城市雕塑作品的加工、制作,仍然是业务的主体。围绕着城市雕塑加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服务产业链,形成了一条龙的服务模式。几乎每一个曲阳的雕刻或者雕塑企业都在从事这个业务,也很难说哪一个曲阳人和这项业务绝对没有关系。但是,城市雕塑作品的自行设计创作能力整体看来依然很薄弱,尽管刘同保、刘红立、王京会、和连朝等人为此已经付出了很大努力。

     2、传统雕刻产品,以个体的改良性试验制作为主,已经脱离了传统的审美趣味,呈现出一定的新意。在生产方面,以曲阳县雕塑研究所、曲阳县手工艺研究所为主体,以及个体作坊和家庭企业。

     3、西洋雕刻的仿造,壁炉、罗马柱以及动物雕刻,仍然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党城乡仍然是这个产业的重要基地,以甄彦苍为代表的甄氏家族和他的弟子武士卿为代表的武氏家族仍然是这个产业的主力。

     4、定瓷的恢复生产逐步走向繁荣。以陈文增、蔺占献、和焕为代表的老一代定瓷人,对于定窑瓷器生产的恢复做出了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而定瓷雕塑的生产,以“孩儿枕”的复制生产为主,其他人物或者动物造型的雕塑作品尚在探索中。新一代的定瓷掌门人庞永辉与刘红立、杨跃武的联手,还有高英坡和白耀亮的合作,可能会给定瓷雕塑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5、近二十年来由于城市雕塑加工而兴起的泥塑产业,近年来从江苏宜兴引进的紫砂等陶艺品种,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如王潇笠的紫砂陶艺,马若特的泥塑作品,阎玉伟的粗陶制品,都已经获得了很好的声誉和市场回报。

     6、在生产力和工具方面,电工工具制作、机械工业化生产、电脑编程化雕刻已经成为了主要曲阳雕刻的主要生产方式。纯手工的传统雕刻工具成为了装饰性、点缀性的辅助手段,手工工艺渐趋零落。机械化、批量化、规模化的生产,极大地降低了曲阳雕刻产品的经济附加值和文化艺术价值。

     7、行业协会在曲阳山头林立。多家省级的行业协会,如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雕塑艺术指导委员会、河北省石雕协会、河北省雕塑技能学术委员会及其分支机构陆续驻地曲阳,曲阳县玉雕协会、曲阳县工艺美术学会、曲阳县雕塑学会等行业组织先后成立。这些艺术机构组织,不断地组织各种展览、创作大赛、人才培训和研讨会、论坛等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产业的发展。如这次在北京工艺美术馆博物馆举办的“曲阳县政府与北京工美集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暨北京·曲阳文化旅游推介展”,就是由曲阳县玉雕协会牵线,县政府主导组织运作的展示曲阳雕刻文化、推介曲阳旅游资源、促进曲阳雕刻艺术发展的一个高端合作平台。

     8、学术氛围已经基本形成。总结经验、探讨学理、著书立说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可以说渐已形成了一种风气,创作的意识在不断增强和提高,具有创作意识的队伍在不断扩大。各种形式的论坛、研讨会、高研班、培训班以及展览、大赛的举办,促进了从业人员业务素质和文化素质的提升。
三、曲阳雕塑创作队伍的人才结构
    曲阳从事雕塑创作的人员比较单纯,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层面:

     1、中等以上专科学校的毕业生,以王京会、和连朝、庞永辉为代表,从业人员的数量相对较少。

     2、高等艺术院校的进修生,以武士卿、刘同保、刘红立、高英坡、马若特等为代表,从业人员的数量相对较多。

     3、曲阳雕刻学校的教师和历届毕业的学生基本上成为了创作的主体,从业人员数量最多。教师如王月明、黄志国,毕业生则以曲阳县雕塑研究所的成员韩营祥、何海龙、马腾原、王昭晖、和红茹及孙秀昌、庞少贤等为代表。

     4、民间师徒相承的传人很多,民间潜藏的人才资源非常丰富,其中不乏有高手。如从事传统石雕的刘建庄、刘建春兄弟,还有王芳尔、程浩、郭文佳等人。
四、曲阳雕塑的创作形态
     当前,曲阳雕塑的创作,从创作题材、雕刻手法和材料等多方面综合来看,可以分为如下几种常态。

     1、以传统题材和传统内容为主的石雕,在今天依然是曲阳雕刻的主流,是曲阳雕刻产业的支柱。以刘占法、王树昌、王同锁、杨京川、刘同保等人的作品为代表。

     2、高水平的仿古石雕,虽然是曲阳雕刻的小类,产业人员相对较少,产品数量也不是很高,但是由于保持了较为原始的纯手工技艺,所以是曲阳雕刻之中最受欢迎的品种。以刘建庄、刘金虎、刘建春等人的作品为代表。

     3、改良传统,改变传统的造型与审美趣味,进行诸多方面探索的石雕,是曲阳雕塑的亮点。以王月明、和连朝、和海龙、马腾原、和红茹等人的作品为代表。

     4、新材料的引进、使用与雕刻,如甄彦苍、甄从达、王永超等人,引入了寿山石、岫岩玉、新疆彩玉、砗磲等其他雕刻材料,丰富了曲阳雕刻的品种和艺术形式,是曲阳雕刻的新品类。以田树民、王芳尔、卢改凡等人作品为代表,而杨春则使用废旧轮胎,创作具有环保意味的当代作品,在曲阳雕塑作品中显得有些另类。

     5、铸造、锻造或者焊接等金属工艺成型的雕塑作品,或者将石材与金属或者其他的材料进行构造、嫁接,使曲阳雕刻向当代艺术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也是当代曲阳雕塑的一大特色,以王京会、杨建刚等人的作品为代表。

     6、陶瓷雕塑,既是曲阳雕塑的传统,也是曲阳雕塑的新品类,当然也是曲阳雕塑的重要部分,是曲阳雕塑文化的表征。以陈文增、庞永辉、王潇笠、马若特等人的作品为代表。
五、如何把曲阳的故事讲下去?
     把曲阳的故事接着讲下去,就意味着把曲阳的雕刻传统继承、发扬下去。我以为,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1、立足曲阳,扎根传统。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是传统文化、工艺美术发展的唯一出路。如果不能深深地在传统中扎进去,就不能远远地从传统中打出来。就目前来看,曲阳雕刻艺人对于曲阳雕塑艺术传统的继承,不是太多了,而是还远远的不够,下的力气和功夫还不够大。

     2、正确地认识传统,批判地学习传统,认真地继承传统,是当务之急。对于传统,“十分学七要抛三”,不要一股脑的全面继承,更不要全盘否定。要把心胸和眼界打开,要放眼看世界,要和当下的世界接轨,与时代的文化结合,与时代的精神结合。历史证明,所有的文化传统都是动态的,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每个时代都在融入新的东西,发生不同的变化,都在形成新的传统。

     3、本土文化为主导,应该是曲阳雕刻的创作主题。挖掘、表现曲阳乃至保定一带的历史、文化、民俗等题材,应该是曲阳雕塑艺术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曲阳的雕刻技术、塑造手段,只有表现曲阳的文化才有意义。因为,只有文化强大起来,其载体才能够立得起来。也只有把曲阳文化的品牌打出去,才能把曲阳的艺术品牌立起来,也才能树立曲阳人的文化自信。目前,在这个方面的表现是极为薄弱的,几乎是空白。

     4、重修界定曲阳雕塑或者雕刻,扩大曲阳雕塑的文化影响力。所谓“曲阳文化、曲阳工、曲阳料”,应该是未来发展的主导方向。“曲阳文化”塑造灵魂,“曲阳工”制作成型,“曲阳料”为物质载体,这三位一体的有机结合,是曲阳雕塑艺术本土特色品牌确立的保障,也是极为关键性的因素。
六、曲阳雕塑产业发展的未来方向
     历经数千年不断演变的曲阳雕塑产业发展到了今天,不断面临着种种新的发展机遇。所以,辨清方向、选择正确的道路对未来的发展极为重要。当然,这个产业发展的方向也是一个多方面协调配合的综合保障性结果。

     1、保证产业的整体协调性。呼吁中共曲阳县委、县政府要宏观地把握全局,进一步加大对产业的扶植力度,加强对行业的管理力度,要对所有的艺术组织机构实行属地管理,把各方面的力量拧成一股绳,更好地为产业的发展服务。

     2、保证雕刻市场的有序性。呼吁中共曲阳县委、县政府要加强对市场的引导。面对不景气的市场,面对混乱、无序、不正当的竞争,要倡导行业自律,倡导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要提倡雕刻市场细分,根据企业的技术资源优势,进行合理的生产分工,做到产品生产的专业化、单一化、精细化,产品营销的统一化、规模化和品牌化。针对市场需求而定向生产、集中生产,满足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

     3、保证创作设计的独立性。要提倡、鼓励自主设计、自主研发,提高曲阳人独立创作、独立设计的能力,尽快补齐这个短板。这是曲阳雕刻产业谋求更大发展所必须要面对的严峻问题。只有做到了独立设计、独立创作,解决了这个制约发展的瓶颈问题,才能彻底摆脱“城市雕塑加工基地”的低端产业困境,从而走向高产品附加值、高艺术品位、高社会影响力的高端市场坦途。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有多条,最可行、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加强各企业之间的横向联合,做到资源共享,为创意、设计埋单,不是抱团取暖,而是要抱成一团打出去。

     4、保证企业转型的正确性。企业的转型,产品的升级换代,是所有传统文化艺术产业都必须面对的社会形势和发展趋势。而曲阳雕刻产业的转型更为严重,可谓势在必行,已经到了不得不转的地步。转型则生,不转则死。那么,曲阳雕刻产业的发展往何处转型?我认为,这个转型一定要务实,要接地气,不能唱高调。必定要向生活化、小型化、家庭化、实用化的方向发展。要满足当代人生活的不同需要,生产便于携带的形体小、分量轻、具有家庭环境针对性的文创产品,是个很有前途的发展方向。高英坡、和连朝、和海龙等人就是这个方面的表率,他们在这个方面做出了积极的、可贵的探索。

     5、保证企业生产的有效性。所谓生产的有效,就是要把生产的产品卖出去,还要卖出一个好的价格,不是仅仅扩大生产规模,生产质量不高的作品而低价倾销,而是要手工制作出高端化精品,成为走进家庭的艺术收藏品,应该是未来曲阳雕刻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的着力点。

     那么,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在思考曲阳雕刻产业未来发展方向的同时,我们一定要认真地思考来自西方工业革命影响下的百年工业化、规模化的生产模式,对我们这个古老的农耕民族究竟带来了什么?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及其产业究竟如何才能保证其源源不断的旺盛的生命力?
(作者:陈培一,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第三届秘书长、《中国雕塑年鉴》原执行主编、《雕塑》杂志原副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