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参事杜鹰:我国区域发展协调性增强

  • 来源 光明网
  • 作者
  • 日期 2018-04-03 15:19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迅速腾飞,但是各地经济基础以及发展状况不尽相同,因此地区经济差距逐渐显现。而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兴起,我国各地的经济状况又开始发生了变化,那么当前地区间的经济发展差距是否有扩大的趋势?
  
     “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我们的地区经济发展的差距经历了从扩大到缩小的过程,特别是1995年以来,特别是2000年实施西部大开发以来,区域发展的相对差距是缩小了,尤其是2008年到2012年,中西部和东北三大板块GDP增长的速度连续五年超过东部地区,当然2013年以后情况出现了变化。”国务院参事,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杜鹰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2018年会上表示,当前地区间的经济发展的相对差距缩小的势头并没有逆转。
  
     “但区域发展的协调性在增强。”他总结到。
  
     根据各省统计局公开的数据来看,2017年南北与东西间的经济差距依然存在,广东GDP总量第一的位置依然无人撼动,GDP总量近9万亿,是居于最后省份的60多倍。但西部经济发展较快,其中西藏的GDP增速达到10%,连续三年GDP增速居全国前三。而在GDP增速低于全国GDP增速的省份中,又以北方的省份居多。
  
     在杜鹰看来,衡量一个区域发展协调还是不协调,并非单一衡量GDP,主要有四个方面的指标。
  
     第一条是从经济的角度看,区域经济发展的差距应该把它控制在一个合理的区间,具体讲衡量的指标就是人均GDP生产总值。正如杜鹰所说,他认为我国地区间经济发展的相对差距在缩小。
  
     第二条衡量标准是看各地区的老百姓能不能享受到均等化的基本公共服务。缩小区域间的经济发展的差距,一定是一个非常长期的过程。而且区域经济发展的差距,很多学者认为它呈现一个倒U字的趋势,先是扩大后来再缩小,缩小以后又有可能扩大,又有可能缩小,是波浪形的。基本公共服务应该是在区域经济差距缩小的进程中,政府提供给老百姓的一个基本政策的职责,如果一个区域间的基本公共服务差距很大,就不能说区域发展协调。
  
     “就目前阶段看,我觉得区域间的基本公共服务的差距还是在缩小,而且这些年来政府提供基本公共服务有新的进展、新的进步。”杜鹰在讲话中表示。
  
     第三个看各地区各自的比较优势能不能得到充分发挥。因为区域经济的基本原理就是比较优势的发挥和比较优势的交换,没有不同地区比较优势的发挥和通过区域交换使比较优势得到体现,国民经济这块蛋糕就很难做大。从这个角度看,杜鹰认为现在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一步的完善,特别是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的完善,不同地区之间的要素的流动和资金组合已经成为一个比较好的态势。
  
     第四条是看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不是处在一个和谐共生的状态。从这个角度讲,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现在深入人心,环境保护,自然资源的保护和空间管理的力度都在空前地加强,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的关系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版权提示】产业经济在线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Copyright © 2002-2017 CHJZX. 产业经济在线 版权所有

国务院参事杜鹰:我国区域发展协调性增强

光明网2018-04-03 15:19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迅速腾飞,但是各地经济基础以及发展状况不尽相同,因此地区经济差距逐渐显现。而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兴起,我国各地的经济状况又开始发生了变化,那么当前地区间的经济发展差距是否有扩大的趋势?
  
     “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我们的地区经济发展的差距经历了从扩大到缩小的过程,特别是1995年以来,特别是2000年实施西部大开发以来,区域发展的相对差距是缩小了,尤其是2008年到2012年,中西部和东北三大板块GDP增长的速度连续五年超过东部地区,当然2013年以后情况出现了变化。”国务院参事,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杜鹰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2018年会上表示,当前地区间的经济发展的相对差距缩小的势头并没有逆转。
  
     “但区域发展的协调性在增强。”他总结到。
  
     根据各省统计局公开的数据来看,2017年南北与东西间的经济差距依然存在,广东GDP总量第一的位置依然无人撼动,GDP总量近9万亿,是居于最后省份的60多倍。但西部经济发展较快,其中西藏的GDP增速达到10%,连续三年GDP增速居全国前三。而在GDP增速低于全国GDP增速的省份中,又以北方的省份居多。
  
     在杜鹰看来,衡量一个区域发展协调还是不协调,并非单一衡量GDP,主要有四个方面的指标。
  
     第一条是从经济的角度看,区域经济发展的差距应该把它控制在一个合理的区间,具体讲衡量的指标就是人均GDP生产总值。正如杜鹰所说,他认为我国地区间经济发展的相对差距在缩小。
  
     第二条衡量标准是看各地区的老百姓能不能享受到均等化的基本公共服务。缩小区域间的经济发展的差距,一定是一个非常长期的过程。而且区域经济发展的差距,很多学者认为它呈现一个倒U字的趋势,先是扩大后来再缩小,缩小以后又有可能扩大,又有可能缩小,是波浪形的。基本公共服务应该是在区域经济差距缩小的进程中,政府提供给老百姓的一个基本政策的职责,如果一个区域间的基本公共服务差距很大,就不能说区域发展协调。
  
     “就目前阶段看,我觉得区域间的基本公共服务的差距还是在缩小,而且这些年来政府提供基本公共服务有新的进展、新的进步。”杜鹰在讲话中表示。
  
     第三个看各地区各自的比较优势能不能得到充分发挥。因为区域经济的基本原理就是比较优势的发挥和比较优势的交换,没有不同地区比较优势的发挥和通过区域交换使比较优势得到体现,国民经济这块蛋糕就很难做大。从这个角度看,杜鹰认为现在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一步的完善,特别是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的完善,不同地区之间的要素的流动和资金组合已经成为一个比较好的态势。
  
     第四条是看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不是处在一个和谐共生的状态。从这个角度讲,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现在深入人心,环境保护,自然资源的保护和空间管理的力度都在空前地加强,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的关系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